佰威娱乐ll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华南研学 >> 具体新闻内容

【先师故事】拓荒,只为人类仰望星空和探索宇宙----记中国自办第一座现代天文台的开创者张云

“科学的真理虽无个性,但科学的进步是靠着人类的努力。我们也是圆颅方趾,秉赋和别人相等,难道就自暴自弃吗?我们已立意要用连绵不绝的精神,向天界真理。”----张云

张云(1896--1958),字子春,广东开平人,自幼就读于广州,1917年毕业于武昌高师,1925年法国里昂大学获天文学博士学位,1927年在中山大学组建数学天文系,设立中国首个天文学专业。1929年张云在中山大学校园内建成的天文台是国人自办的第一座现代天文台。1936年,天文台陆续迁往石牌新校址。1940年中山大学迁往韶关坪石镇,天文台就建在小山丘上,取名天文台山。1947年独立建立天文系。1952年与天文台一道整体迁入南京大学。张云在中大工作了23个年头,为中大天文事业做出突出贡献,为我国天文人才的培养可谓劳苦功高。

 

 张云(资料照片

天文台的创建,天文学的起步

在越秀中路125号大院的山岗上,巍然屹立着一座八角形塔楼,顶层为“赤道仪”,覆盖着半球形可旋转、可开合的铜皮穹顶,格外别致。这是1929年落成的中山大学天文台,也是国人自办的第一个现代天文台,比南京紫金山天文台还早5年,历经三年修缮后,2012年以崭新面貌与世人见面。

 

越秀中路天文台旧址

“政局不定,经费困难,学术建设,本非易易”,这是1929年6月29日天文台正式建成后张云在《国立中山大学天文台成立始末记》里感慨万千的一句话,可见其艰辛。

天文学研究不能徒工理论而无实习,“且测量地方经纬度、标准时间及气象变化等均为目前所急需”,张云致力创建数学天文系殚精竭虑创立了中大天文台,这对于学习天文的人来说是明智的做法,在这方面他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也做出了很大贡献。基于教学研究的考虑,时任天文台、气象台台长的张云从1926年提出在校园内建立国立天文台,得到了学校、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因工人闹事、政局不稳定等导致三次被迫停工,直至192828日再次开工,于次年629日正式建成。天文台的建成历时长达三年,面对风云突变、经费紧张、校园迁址等重重困难,张云毫不气馁、多方协调、据理力争、迎难而上,终将这座命途多舛天文台建成。

瞭望苍穹,浩淼星辰。从此,中山大学有了自己的天文台,教学科研颇为便利,张云带着学生们在天文台的楼顶,不分昼夜,风雨无阻,借助精密仪器,透过观察孔,开展变星观察,进行经度测量,接收天狼星的数据,守候在象牙塔的最高处,追逐着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正是这一方屋顶,更是这些天文人的日夜坚守,让承载着一代学人在山河破碎之时以天文研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强国梦得以传承。

天文的根,天文的果

1936年,天文台陆续迁往石牌新校址。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天文台师生沿西江溯流而上,第一次迁到广东罗定,不久又经过两个半月的长途跋涉,于1939年3月抵达云南澄江。在澄江安定三年后,又随中大迁移到了粤北石。1945年初,日军突袭石,天文台中大再次仓促转移,仪器设备损失惨重。1946年春,天文台散存各地的设备全部运回石牌天文台。然而原有熟练测量的师友多已在战乱中走散失,此时的张云担任国民政府教育部特派员,负责接收沦陷区教育工作,他想方设法寻找能到中大天文台任教的专家,但遍全国,未得一人”。1952年院系调整,中山大学天文系师生、天文台员工和仪器调入南京大学。

 

坪石原中山大学理学院天文台遗址

在近代学术史上,民国时期中山大学曾以“天地人”为序‍介绍享誉盛名的三大学术机构:天文台、两广地质调查所、语言历史学研究所。看来,诞生于国家多难之际、道路坎坷、命途多舛的天文台,在自身的领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闪耀着令人敬仰的天文之光。

1930年落成到1936年迁往石牌新校址是中大天文台的“黄金七年”。师生们利用天文台开展气象观测、变星观测、太阳斑点观测、时刻校准与播报、科普宣传等工作,硕果累累。张云主要研究方向是食变星、物理变星的测光,造父变星的统计和脉动理论等,是我国变星研究的开创者,他认为:“变星研究为近世宇宙问题中之基础工作,内容意义之丰富,占领范围之广大。。。。。。然变星观测,则入门极易,仅具简单之设置——一图一远镜,已可实施工作,为天界服务。”因而张云把这一领域作为“天学无继的中国迎头赶上”的突破口。从这点来说,张云算是当时国内眼光独到的天文教育学家和天体物理学家。张云执笔的科普类天文资料《国立中山大学天文台两月刊》(1931年第2卷)记载:天文台每天上午7点,中午12点,下午5点进行观测,并由广州市播音台每天将观测结果向市民报告两次,观测数据包括气压、气温、地温、天象(日照比率)、降雨量、湿度、蒸发量等。共发表变星观测3048次,当时国际上有变星观测能力的天文台大多位于发达国家和较高的纬度地区,这些在广州测出的珍贵数据,对补充国际变星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也使得中国的变星研究和刚刚建立起来的天文学科一开始便走在了世界前列。

注重加强国际合作与交流,以此获得外援,积极推动中国科学和国际接轨,将科研和教学结合并建立起广泛的国际联系,这是一种成功的尝试。1933年,中大天文台应邀参加了第二届国际经度联测,为保证数据精确,他们夜以继日,克服时差、高温等困难,以严谨的治学态度,形成了良好的学术传统,获得了国际专家的尊重和肯定,赢得了良好的国际地位,也得到了许多国家的援助,比如英国款的援助、哈佛大学向中山大学赠送了天文望远镜等新仪器一批等等。1936年派出邹仪新前往日本观测日全食,1941年张云担任日全食东南观测队队长,1946年赴美国哈佛大学访学,期间发现鹿豹座南端的一颗新变星,哈佛大学天文台台长宣布了这一消息,轰动世界。

天文的教育,天文的传承

天文学始终是一个国家国力强盛与文明发达程度的象征。中大天文台非常注重天文人才的培养,严谨的学风,踏实的科学精神,为我国天文学科的发展培养了后续力量。从天文学教育方面来看,张云培养的很多人后来都成了新中国天文学的专家级人物。作为天文台台长的张云开设了门类齐全的天文学课程,这在全国属首次,如国文、外国文(英文)、微积分、物理学、物理学(实验)、化学(实验)、微分方程、普通天文学、球面天文、光学(实验)、高等解析几何、实用天文天文实测、近代物理(实验)、天体力学等,这些课程完全与世界前沿接轨。

据《国立中山大学天文台两月刊》记载,上世纪30年代初,国际天文联合会经常邀请中国担任变星观测工作,为此成立了有二十几个人组成的中国变星观测委员会,但能真正从事实际观测的只有中大天文台的六七人。

 

变星观测委员会在文明路天文台正门台阶前合影

张云除了在天文研究方面的重要贡献外,最大的贡献就是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天文人才。叶述武、邹仪新两位大师是张云的学生,后结为秦晋之好,他们为中山大学的天文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1931年叶述武毕业于中大天文数学系后留校任教,留日法学成后返校任教,后调任中科院,是改革开放后中科院的首批研究生导师,参加了人造卫星上天的国家重大项目的技术攻关,1962年任中科院数学所理论力学研究室主任,致力于轨道计算研究,为国家国防做出重要贡献。还创建了北京天文学会,长期担任理事长。邹仪新在中大任教期间,已是东亚首位现代女天文学家,1936年邹仪新前往日本观测日全食获得成功,被誉为“唯一女性观测者”,再次轰动世界。

还有叶叔华院士、席泽宗院士、李国平院士、洪斯溢(原北京天文台副台长)、万籁(原上海天文台副台长)、黄建树、李华宗、黄用诹等一大批天文杰出人才,为我国天文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时光荏苒,在中国天文事业发展道路上,天文工作者经历了无数磨难与艰辛,当然还有喜悦与自豪。如今,在天文台旧址里,一件件文物、一张张相片、一篇篇文稿,好像在静静地向世人述说着这段烽火岁月、惊心动魄的天文历史;旧址外专注的孩童、驻足的青年、沉思的老者,仿佛也在默念着先师们“为人类仰望星空和探索宇宙拓荒”的铮铮誓言。

 

参考文献:

[1]林伟鹏.《探秘石天文台,华南教育的薪火相传》

[2]郑照魁.《为白纸一张的天文教育作出不可比拟的贡献》

[3]曾在这里看星空.《中山大学天文台旧址 》